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九宗道境与本土人劫道尊,成道之时俱有一念感悟。只是精粗深浅,大有分别。
九宗天尊成道,瞬息之间观望一域,智识通息;一切人事无论巨细,纤毫无隐。东方晚晴抓住这一线之机,甚至将轩辕怀的完整形象复刻出来。
而本土人劫道尊成道,所观却是模模糊糊的一大片,仅似浮光掠影。抑且那感应只得留存一瞬,待完法之后,破境功成,便消失得杳无踪影,再也无法寻回。若说有甚优长,唯有所观望之地界,反较九宗天尊更为广阔一些。
在这破境瞬息,之所以能够寻得前代飞升人劫道尊的“飞升之地”,亦并非当代大神通者与前贤大能产生了甚么道术共鸣。
此事说来有几分滑稽——
破界飞升之地,事涉大因果。故而大多数飞升前辈,总是在决意破界飞升之前,使大法力,将自己的“飞升地”隔绝屏蔽。其所使法门,无愧于道境中的最精湛手段,割裂百万、千万里,影遁如虚,仿佛不存于世。纵然是同为人劫道尊,除非与那飞升之人有甚因果关联,也极不易寻到。
若你身在此局之中,是决计如何也寻找不到的。
但是,在后来者破境成道的一瞬,跳出棋盘、观望一界之时。
其余寥廓地域,皆是白茫茫的一片;而那些刻意被遮掩起来的秘地,反而异常刺眼,彻底暴露出来。
譬如一张白纸,当中有甚文字,被你彻底剜去。若是虫蚁在纸上横行,自然察觉不出有异;但若宏观全体,便能察觉纸张之千疮百孔。
如此相反相成,溯回前因,映照其影,等若将其大致方位推算出来。
这破境之时的一瞬观照,无数纪元之下的人劫道尊,都曾千方百计作法,想要将其保存下来,但是却罕有人能够成功。
这倒并非是觊觎前辈“飞升地”的机缘。“飞升地”固然价值极高。但能够修炼至斩分天人之境,哪一个不是当世人杰?亦早当走出了一条独属于自己的道路。借鉴前法,终究不能依样葫芦,不过“取其一瓢”而已。抑且其中因果甚大,不可不审慎以待之。
我 真 的 长生 不老
究其真正原因,是破境一瞬之观照本身,委实宝贵之极。
甚至可以说,若是不得破界飞升,这破境一瞬所达到的境界,浑然与天地并立,便是一位人劫道尊此生最辉煌的顶点。
若是能够将这份识忆留存下来,时时蕴养,对于道境之后的功行进益,好处不可估量。
以须贤上真为例,他在天玄境中固然是最顶尖的存在;但若是与历代人劫道尊相较,那就未必算的上出色了。破界飞升之希望,亦甚是渺茫。但是他得东方晚晴之助,破境前夕以箴言筑基在前,借之以“转因圆果照神笺”在后,那情形便大大不同——
这件照神笺,作为一件至宝,却能将破境那一瞬所见映照下来。
其中因果,如何不重!
之所以借归无咎之手转增,那是明白告诉须贤上真,是因为欲为归无咎寻前代人劫道尊飞升地所在,才将此宝借于他来使。等若是须贤上真反占了归无咎的便宜。
如此,既寻得了商乙等人的飞升之地,又教须贤上真将人情记在归无咎身上。
想通此节之后,归无咎对于东方晚晴举重若轻的手段,十分佩服。
道明因果,归无咎与须贤上真之间,却有一桩憾事。
这处“后天境”小界,对于须贤上真而言,其实是格局略小了一些。若要斗法,便只能使上这些小中见大的精巧手段。想要酣畅淋漓的斗上一场,终究难能。
二人又叙话了一阵,半个时辰后,归无咎告辞而去。
光阴飞逝。
年许之后,姜敏仪携山城弘等七人,回返隐宗地界。
二人名分已立,半始宗虚天小界之内,自有姜敏仪开山辟府的安身之所。
对于外人而言,却是另外一番观感。
归无咎与姜敏仪的武道前缘,无论是五脉隐宗真传,而是西土二十二宗,其实所知者稀。
在西土诸派心目中,姜敏仪的另一个身份其实更为耳熟能详——那就是西土二十二宗当代第一嫡传。
故而姜敏仪与归无咎结缘,在西土诸宗看来,相当于七十七家隐宗正传与西土二十二宗之间又一紧密连结的标志,与芈道尊等四人表态助须贤上真成道,份属同一性质之事。
虽然有秦梦霖与归无咎前缘早定,那也无妨。
若秦梦霖之身份乃是隐宗弟子,那说不定西土诸宗心中多少有些微词和膈应。但事实上秦梦霖乃是阴阳道第一嫡传,那就大不相同了。
阴阳道,乃是与整个仙道传承并列的神秘存在,地位超然,就算整个隐宗加在一起,亦难与之相比。
在西土诸宗看来,秦梦霖之后,七十七家隐宗正传之中,理应出现一个与姜敏仪相似的角色才是。如今既然无有,且让姜敏仪占得先机,反倒是西土诸宗更加优异出彩之处,哪里会觉得委屈了?
姜敏仪初与秦梦霖相见,心中亦是有几分揣测。
在姜敏仪看来,无论秦梦霖是对自己故作大度、亲密;还是略有三分疏远与冷漠,其实皆属意料之中。但是一见之下,却觉秦梦霖心意渊深似海,不可测度。虽然待己十分亲切诚挚,无有任何刻意疏离,但是二人之间,却自然高下相形;教人自惭之下,只觉高山仰止,难与争锋。
秦梦霖对于自己与归无咎的前事,亦从来不置一词;但并不教人生出刻意回避之感。反而令姜敏仪觉得,二人当面,只谈道术玄理,是十分理所当然之事。
高不可测,深不可及,妙不可言;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此言甚能得其神韵。
对于受武道中弱肉强食之理影响甚深的姜敏仪而言,得见秦梦霖,又等若打开一扇崭新门户,望见前所未有之气象。
……
忽忽然又是八载之后。
小界之中,瀚海之上。剑影如鸿,虚实相间,纵横交错;时而缤纷层叠,若大雪纷扬。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如此景象,归无咎、秦梦霖正在演武斗法。
每每入定修行三月至半载,归无咎便与秦梦霖二人演示神通,演证道术三日夜。
二人正斗到难解难分之际,身畔三五里外一处虚空之中,忽地无端生出一块奇石,拳头大小,黢黑若碳;半边浑圆,半边棱角分明。冷不丁的打了过来,速度竟是快的出奇,不在任意元婴修士之下!
一个恍惚,终于看清,这块奇石是往秦梦霖腰肋处攻去。
秦梦霖美目一眨,不得已侧身一避。
但是多了这一多余动作,虽只是鸿毛之轻,却极大的影响到二人之斗法。归无咎顺势便占了上风。
秦梦霖向后一避,淡然道:“你胜了。”
此次斗法,明明是为忽然产生的意外因素所影响,才干扰了战局;但秦梦霖却并未见怪,反而坦承失利。更奇的是,归无咎竟也坦然接受了这一“胜果”。
秦梦霖掐指一算,若有所思,道:“算上这一战,最近三千战,你是胜出了一千五百零五场。”
归无咎缓缓点头,沉吟道:“功行意外进益,固属无有;若说心缘感应,还真不曾寻到一丝半毫。也不知道这一丝莫名运气增益,从何而来。”
此时。小界之上、悬空三千余丈处,忽有一丈二长短、形似铁八卦的异物忽然显现,其形流光照影,虚实不定。照出一缕雾霭黄芒,将那枚黑色奇石收摄回去。
原来,这一枚干扰了战局的石块,正是从此物中吞吐射出。
看得出来,方才之事绝非什么“意外”,而是归、秦二人斗法时的有意安排。
如归无咎、秦梦霖这等境界,道行心意俱已登峰造极。斗法之时,谁胜谁负,唯有真正生死相搏,到最后一瞬方能揭晓。否则成败之数,便注定是五五两分,就算斗上十天半月、演进万千神通变化,亦是徒劳无功。
而归无咎、秦梦霖,注定是无法真正生死相搏的。
偏偏许多道术至理,又或者是二人之间的功行进益,唯有将那细微差别抓了出来,方能算是大有裨益。
隐藏在虚空中的这件奇物,名为“分数仪”,乃是一件奇物,炼制于当代阴阳道主之手。
此物一旦运使,当归无咎、秦梦霖交手之时,少则五六息,多则十余息,此物便能生出莫名干扰,决定战局胜负。
乍一看这似乎十分儿戏,且并不公平,等若将交战胜负完全归因于运气。但是此宝冥冥之中自有玄妙,回合愈多,二人之机会便愈发收敛而近乎于均等。名为干扰,其实是一种极精妙的“拆解”。
如此一来,便能通过胜负比例断定到底孰强孰弱。
归、秦二人之交手,以三千战为一统筹。
按照既往经验,双方差距在均势上下摇摆,上下从未超过千分之一,也就是三场的差距。
每三千战已降,二人之胜场,皆在一千四百九十七至一千五百零三之间浮动。
可是百余战之内,归无咎却忽地又净胜三场,将这微弱的平衡打破了。
荆棘领域 养吾剑
归无咎自家人知自家事,最近一年之内,并未有甚意外机缘,导致功行战力,再度提高。这一重意外所得,唯有应在“运”与“势”上;但是如今归、秦二人的“运势”,当是连结相合、一体同心才是。
秦梦霖自袖中掏出一物,正是那枚水滴形的玉坠。将其合在掌中,心中默念一阵,细细观望。
半晌,秦梦霖诧异道:“你的这一丝好运,近在眼前,不出半始宗方圆之内。”
归无咎若有所思,道:“若是如此,这两日细细访求,当有所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