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阿甘娜-西索-福斯小心翼翼地行走着。
脚下软和的草地,让他有种不真切的反馈。
他有些怀念海上的生活,怀念那永不停歇的浪涛和间或传来的鱼人歌声。
但那已是过去的事情了。
现在,他有新的使命和责任。
福斯并不知晓,这里是否就是他祖母所说的那位长者的居住之地。
尽管综网予以了见证,但福斯已然习惯了怀疑。
那是四海的背叛,所留给他家族的深深烙印。
只是,留给他选择的时间不多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在他的脚掌尚未皲裂之前,他要回到那片海。
那是祖母在海洋之神的见证下,许下的血脉誓言。
这里会是祖母传说的起源吗。
福斯不知道。
带着恶咒的火药,正安静地躺在他右手中的枪管里。
它用来对付海兽,还是勉强够用的。
但对于那些超出他了解范畴之外的敌人,便不怎么了解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福斯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在目光的尽头,他看到了一间位于花海中的小屋。
花与草自然地延伸出一条漂亮的长廊,中间零星地散落着一些鹅卵石。
一圈柳条编织的篱笆,将花海与小屋分开。
隔着鹅卵石的小径,能够隐约望见院中正盛开的梨花。
而随着福斯目光的触及,周围的光线,似乎都变得明媚了许多。
福斯不由得扯了扯下自己的胡须。
这样的景色,算不上多么罕见。
但要知道,不久前,他还在混沌的边缘徘徊。
画风的迥异变化,让人难免有些狐疑。
福斯左顾右盼地张望了一番,但并没有看到什么人。
他站在小径前迟疑了一会儿,最后缓缓朝着那间木屋走去。
“看来有些东西,果然是能够继承下来的。”
忽然,福斯听到了一个声音。
福斯猛地浑身一震,然后发现前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白须白发的人类老者。
他对着福斯微微笑了笑,然后招手示意福斯过去。
福斯表情僵硬地笑了笑,然后直直地走了过去。
他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自己的掌心。
那里原本一片碧绿的符咒,已然呈现出某种他未曾见过的色彩。
那,是一种陌生的、无比深邃的黑暗。
于是,福斯得以知晓:
要么,他将成功追溯祖母的那份传说起源。
要么,他会成为某个恐怖黑暗传说的一部分——以受害者的身份……
“你的祖母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鲛人,时光的千万次回溯,仍然没有改变她的秉性。”
老者带着福斯逐渐朝着木屋走去,他一路上慢慢地说着。
就像讲述一个古老的故事,将那份已然失落的传说娓娓道来。
福斯认真地听着,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了。
“她一次次地重新开始,却又一次次地选择了冒险。”
“我帮助她摆脱那份命运,她也还了我一份不错的故事。”
“我倒是没有想过,她的孙子会找到这里来。”
老者忽然停了下来,他扭头看着福斯说道。
“那么,你想跟我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老者如是问道。
福斯感觉对方的眼眸,忽然变得无比深邃。
就像深夜中,那令人静默的海水一般。
而下一刻,野心与使命,让他猛然惊醒了过来。
“我……”
他嘴巴挪动了一下,只觉得唇干舌燥。
心中有无数的念头,却不知怎么说不出口。
“海上君王的故事,我已然听过了。”
“现在,我倒是想听听关于燃烧军团的故事……”
老者笑了笑,然后福斯的意识便陷入一片昏暗。
再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之前那个中转站的客房里……
…………
…………
“正在对锁定单位进行检测……”

“锁定单位为综网玩家,传承程序更迭。”
“正在进行传承询问……”
“对方同意接受传承,正在进行相关传承知识和要素整合。”
释蜃 释蜃
“传承序列组合中……”
“检测到玩家相关意志,传承序列组合添加限定词缀。”
“正在进行传承衍生引导……”
“引导成功,基于对方的序列,他将获得小型版本号:燃烧军团的覆灭之惊骇之浪。”
“你成功地对一名综网玩家进行了传承。”
“请注意:对综网玩家进行传承,你将无法获得八九玄功的经验反馈,但你仍然能够正常获得无尽野性点收益,并解锁额外的限定阵营面板。”
“人物多元宇宙声望满足相关要求,人物开启了限定阵营:翡翠长者(限定)”

翡翠长者(限定):
阵营要素:中立/大椿之子
阵营关系:燃烧军团(死敌)、须弥山(友善)、奈非天(友善)、达伊洛(崇拜)、艾瑞塔斯(崇拜)、环节港(崇敬)、安诺德(崇敬)
阵营加入要求:翡翠长者个人声望达到友善或具备大椿之子模板
目前阵营锁定声望上限:友善
阵营商店:超凡传承/高等梦境训练
ps:阵营关系将影响个体在相关阵营的声望上限,并影响个体在与相关阵营单位接触的初始印象。

“由于对方的综网版本特性(杀戮之子),你无法获得八九玄功的经验反馈。”
“基于阵营相关奖励条例,你获得了5 点传奇无尽野性点(锁定的/阵营储备)”
“请注意:锁定的版本资源为非当前时间线演化显示,它将随着该锁定版本资源相对应的综网玩家的相关阵营活动和传承提升逐渐趋于当前时间线,但并不总是达到锁定显示的上限。”
易春看了看视网膜上刷新的提示信息,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只是,并不足以让他感到惊讶。
倒是想着之前接触的那个后辈,易春忽然有些感慨。
不会再有两片相同的树叶,而血脉也不会成为过去的承载。
那个在大椿的残魂下瑟瑟发抖的鲛人女孩,终究还是逝去了。
她后裔眼中的光芒与她相似,却不复曾经那般。
也是,毕竟他背负了更为沉重的东西。
易春缓缓摇了摇头。
之前综网曾经通过他,开启过一次战役。
不过那个时候,易春并没有与那些综网玩家产生太多的交集。
阵营?
易春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将其暂时搁置在脑后。
阵营储备奖励?
他才没有那么精力去带萌新,还是综网玩家的萌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